在建筑工程程,在建工程完工十年却不转固

图片 1

原标题:海正药业虚增利润有狠招:“在建工程”完工十年却不转固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年末到了,白马股也开始爆雷。继去年年报欧菲光爆出巨额资产减值导致巨亏之后,2019年白马股爆雷担当,非海正药业莫属。

年末到了,白马股也开始爆雷。继去年年报欧菲光爆出巨额资产减值导致巨亏之后,2019年白马股爆雷担当,非海正药业莫属。

海正药业称,根据评估和测试结果,公司部分资产存在减值的情形,其中,海正药业对公司研发项目开发支出转费用化处理4.12亿元及计提外购技术相关无形资产减值准备1.02亿元;对公司在建工程/固定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9.41亿万元;计提存货跌价准备2.74亿元,合计13.17亿元。

海正药业称,根据评估和测试结果,公司部分资产存在减值的情形,减值金额合计13.17亿元。

然而,第一财经记者细究发现,此次海正药业计提减值的多项在建工程,甚至在2010年即已完工却未转固,这导致多年来海正药业利润存在虚计。白马股可能早已是亏损股。

然而,第一财经记者细究发现,此次海正药业计提减值的多项在建工程,甚至在2010年即已完工却未转固,这导致多年来海正药业利润存在虚计。白马股可能早已是亏损股。

而海正药业此次计提13亿资产减值,却仍然可能在年报录得盈利,这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而海正药业此次计提13亿资产减值,却仍然可能在年报录得盈利,这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医药白马原来已连续三年亏损?

医药白马原来已连续三年亏损?

13亿资产减值中,需计提在建工程、固定资产减值准备9.45亿元。其中在建工程减值 8亿元,而原值为12.55亿元,减值率 64.17%。

13亿资产减值中,需计提在建工程、固定资产减值准备9.45亿元。其中在建工程减值8亿元,而原值为12.55亿元,减值率 64.17%。

第一财经记者查看由北京北方亚事资产评估事务所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细则发现,海正药业“在建工程”土建工程部分原值合计4.76亿元,全部22项工程早已完工,但始终未按会计准则规定,结转至固定资产核算。最早完工的一项工程,甚至于2010年1月即已建成,至该项资产报告发布长达近十年之久,却一直未转固。

第一财经记者查看由北京北方亚事资产评估事务所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细则发现,海正药业“在建工程”土建工程部分原值合计4.76亿元,全部22项工程早已完工,但始终未按会计准则规定,结转至固定资产核算。最早完工的一项工程,甚至于2010年1月即已建成,至该项资产报告发布长达近十年之久,却一直未转固。

根据资料,土建工程部分,主要为各项目对应的厂房、洁净区及构筑物,该22项工程,全部于2019年1月之前即已建成。其中3项工程内容,早在2010年1月即已完工,合计账面价值1.25亿元。有4项工程内容于2013年即已完工,合计账面价值6900余万元。有3项工程内容,于2015年完工,合计账面价值2.56亿元。其余工程,为2017年和2018年完工。

厦门国家会计学院中国财务舞弊研究中心联合主任叶钦华博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按照会计准则,正常情况下,在建工程如果完工,且达到预计可使用状态,就应该转固计提折旧。就厂房部分来说,正常完工即应转入固定资产。

厦门国家会计学院中国财务舞弊研究中心联合主任叶钦华博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按照会计准则,正常情况下,在建工程如果完工,且达到预计可使用状态,就应该转固计提折旧。就厂房部分来说,正常完工即应转入固定资产。

第一财经记者致电海正药业投资者关系部门,该部门某女士回应记者称,关于计提资产减值的相关事项,公司正在准备回复交易所问询,在回复之前,公司不就此事接受媒体采访。

第一财经记者致电海正药业投资者关系部门,该部门某女士回应记者称,关于计提资产减值的相关事项,公司正在准备回复交易所问询,在回复之前,公司不就此事接受媒体采访。

自2000年上市以来,海正药业从未换过会计师事务所。2018年年报显示,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对海正药业的审计年限,达到20年。上市迄今18年来,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给予海正药业的审计意见,均为标准无保留审计意见。

自2000年上市以来,海正药业从未换过会计师事务所。2018年年报显示,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对海正药业的审计年限,达到20年。上市迄今18年来,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给予海正药业的审计意见,均为标准无保留审计意见。

在2018年年度审计报告中,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报告中,将“在建工程结转固定资产的时点”和 “固定资产预计可使用年限的估计”,列为关键审计事项。原因是这两项事项均涉及管理层重大判断。

在2018年年度审计报告中,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报告中,将“在建工程结转固定资产的时点”和 “固定资产预计可使用年限的估计”,列为关键审计事项。原因是这两项事项均涉及管理层重大判断。

尽管该在建工程风险已列为关键审计事项,但仍顺利过关,甚至都没有列入“强调事项”。2010年即已完工的超过亿元的车间和厂房,为什么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在长达后续近十年的审计中未发现减值,也未发现工程早已完工却未转入固定资产呢?第一财经记者就此致电天健会计师事务所杭州总部,截至发稿时未有回复。

尽管该在建工程风险已列为关键审计事项,但仍顺利过关,甚至都没有列入“强调事项”。2010年即已完工的超过亿元的车间和厂房,为什么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在长达后续近十年的审计中未发现减值,也未发现工程早已完工却未转入固定资产呢?第一财经记者就此致电天健会计师事务所杭州总部,截至发稿时未有回复。

财务专业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建工程转为固定资产后,即应该按相应资产的使用年限计提折旧。如果从2010年上述工程项目完工时起,即转入固定资产,则海正药业每年将面临数额巨大的折旧。其中,房地产及建筑物折旧年限15至45年,年折旧率2.11%至6.67%,机器设备折旧年限5~10年,年折旧率为9.5%~20%。

财务专业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建工程转为固定资产后,即应该按相应资产的使用年限计提折旧。如果从2010年上述工程项目完工时起,即转入固定资产,则海正药业每年将面临数额巨大的折旧。其中,房地产及建筑物折旧年限15至45年,年折旧率2.11%至6.67%,机器设备折旧年限5~10年,年折旧率为9.5%~20%。

由于海正药业未公布除土建工程外的其他在建工程项目完工时间,仅以保守估计,2010年至2018年,海正药业这批减值的在建工程,每年面临的折旧成本,为上千万至2亿元不等。

由于海正药业未公布除土建工程外的其他在建工程项目完工时间,仅以保守估计,2010年至2018年,海正药业这批减值的在建工程,每年面临的折旧成本,为上千万至2亿元不等。

本文由澳门威利斯人708567发布于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在建筑工程程,在建工程完工十年却不转固